滕放 | 知识图谱在股权投资领域的尝试

本文整理自因果树创始人滕放在杭州金融知识图谱论坛上的演讲。

今天非常感谢大家来到浙大参加这个沙龙。首先我要感谢的是中文信息学会,能够让我们企业有这么一个平台跟大家交流;第二感谢的是浙江大学;最后感谢的是文因互联的鲍总。我们同业者能够聚在一起真的非常难得。我今天讲的是我的视角,跟各位专家不太一样。我们作为创业者,内心深处最大的愿望,是能够把我的企业做得更快、更好。所以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视角,是如何用技术来提高我们企业自身的、未来的竞争力。因为在过去大概十几年的经验里,我一直是在科技公司里面,但我对技术的理解是,技术绝对不是企业成功的最重要因素,技术可能占企业成功因素的 40%,剩下 60% 就在于如何利用技术找到相应的业务场景,让技术和业务相结合。你要有一个中间把控技术的进度。所以从这个方向给大家分享一下,我们因果树在过去两年多都做了什么事,以及为什么做这些事。

继续阅读“滕放 | 知识图谱在股权投资领域的尝试”

白硕 | NLP 与知识图谱的对接

本文整理自中国中文信息学会常务理事、白硕博士在杭州金融知识图谱论坛上的演讲,首发于文因互联公众号。

两个问题

第一个问题是,为什么有人说“中文知识图谱”,难道知识图谱是有国籍的吗?它是有母语的吗?知识是无国界的,这个当然是理论上的说法。具体到一个国度,一个语言文化的大环境,我们就会发现,事实上知识是有母语的。理论依据就是所谓的语言相对论。可能大家最近都看了《降临》,《降临》讲的就是语言相对论。一种思维方式、一种文化是被它的语言,它所操的母语所塑造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论断,也正因为这个,在英语世界里搞得非常好的一些技术,到汉语的世界来,就有可能水土不服。这给我们提出的任务,就不止是一个移植、汉化的问题。实际上与 NLP 的对接,就是知识处理。与 NLP 对接的这一块,任务比我们想象中重。语言的差距越大,亲疏关系离得越远,这个任务就越重。因为英语和德语之间不会那么费劲,法语跟意大利语之间也没有那么费劲,但是英语跟汉语之间,可能就是要费劲的。这与语言相对论是同样的道理。

继续阅读“白硕 | NLP 与知识图谱的对接”